淫贱女波士

同事之间   2022-09-11   

本故事由粤文改写

小周是一个有长进心的好青年,他出来做事不久,努力长进,又是个乖孩子,没多久就在一间大公司当上高级职员。

不过,他的“女波士”安娜,非常凶狠,人人都怕她!

安娜处事很严仅,她不算老,顶多是三十馀岁,而且身材也不算肥大,也不是十分丑。

有一天,小周放工后仍留在公司开网络会议,本来回家开也行的,但因为他是乖孩子,知道节省自己的上网时间,而且今晚也约了旧同学去打网球,所以留在公司,不回家了。

他还带了球衣,开完会,换了球衣才出门,这样比去到体育馆才换衣服更方便。

小周关上房门,换衫。

啊,光脱脱的屁股,剥掉皮的香蕉呀!

小周觉得好有趣,用手逗弄一下自已那条蕉皮过长的嫩蕉,原因是他在公司工作一整天了,那条小东西闷着、屈着,如今小弟弟也想伸伸懒腰,舒缓一下,所以小周用手逗弄着自己那条最近看来有点“长进”了的嫩蕉,舒服一下。

玩了玩,呀!好好玩呀,是男人的都知到,搞自己条小弟弟是好玩啊啦,小周玩了又玩,嫩蕉开始发大了,硬了,又直了,又粗了,又大了,又向上抬头了!

小周垂下头,欣赏自己那条又大又直的嫩蕉,就在这时,房门忽然被人推开!

原来是“女波士”安娜!

安娜一推开门,就问∶“小周,今天早晨签的那份合约┅”

很明显,安娜仍在工作,她有事要找小周,她入房之后,才赫然看到小伙子光脱脱的屁股和剥了皮的嫩蕉!

安娜整个人也呆住了,她目露凶光,眼定定的看着小周那条又大又硬的香蕉!她青红筋露现,双手握拳,全身也呆住了。

小周心想∶今次惨啦,遇上这个老姑婆,实在太无辜,一定被炒鱿鱼啦!

不出小周所料,安娜大声喝道∶“小周,你搞什么鬼呀?你看你,竟然剥光猪!吃饱饭撑着呀!”

小周很害怕,哀求道∶“安娜姐,你原谅我啦,我无意的,我无心的啦┅安娜姐,你不要炒我鱿鱼呀┅”

安娜∶“哼!好大胆呀你,在公司写字楼剥下蕉皮跳蕉擂舞?”

小周吓到手震兼脚软,索性跪在地上哀求安娜∶“安娜姐,求求你,求求你啦┅”

小周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之际,抬头对正安娜姐对大腿,见到安娜姐那对大腿也在震,他以为安娜姐是气得抖颤。

但小周看清楚些,竟然见到有滴液体沿着安娜只大腿流下来!

啊!原来是那种“水”!

安娜姐的“水”,从源头渗渗涌出,聚成一滴滴的,从泉源沿大腿流下!

小周看到此情况,心中更乱,他不知地这时应怎样做,莫非安娜见到自己条嫩蕉这么硬,发骚了?

安娜姐没有穿丝袜,小周看到安娜姐条白色花边内裤。

这条花边内裤,已经湿了┅

安娜姐竟然慢慢擘大双腿,方便小周从下抬头向上望她的泉源!

这时,一滴那种水“滴”一声,滴正小周的鼻孔上!

小周“哈嗤”一声,当堂一扫,用手抹去面上的“水”。

看看安娜姐,她面上的表情,有点难忍之态。

安娜姐媚眼半闭,一条舌头在唇上舐舐。

啊!小周肯定了,安娜姐发骚了!她心“火”已经在强烈燃烧呀!所以会出水啊,原来这个老姑婆,“火”也是这么强的呀!

但安娜仍装作愤怒,她想扮回上司的严厉模样,喝道∶“小周,你真是放肆呀你!

公司是不准你这么‘肉酸’啊!”

安娜虽然仍在摆款,但小周听得出她的声调已不如平日般强硬,而是有些少颤抖在内。

小周既看出了安娜的弱点,胆子壮了点,他忽然站起身,将条嫩蕉在空中悬幌┅“安娜姐,我不过在公司换衫去打波,不是犯法呀,何况,我这样‘晒士’并不算太‘肉酸’嘛!”小周指着自己条摆动的嫩蕉说。

安娜满面通红,实际上她双眼从未离开过小周那条嫩滑的香蕉,她猛吞着口水,她面上的青红筋,其实不是由于愤怒所致,而是因为她太过兴奋所引起。

但安娜仍要扮威严∶“不行,你太离谱啦!”

小周又跪在安娜跟前了,今次他双手索性揽住安娜对大腿。

小周继续说∶“求求你,安娜姐,不好炒我呀!”

小周一边诈作哀求,一边抚摸安娜的一对大腿。

小周双手向上伸,索性摸安娜的屁股。

哗!安娜姐的屁股沟与大腿都因那种“水”乱流而弄到湿漉漉。

小周见安娜姐开始软化,便伸手入她底裤内,直接摸她的屁股的肥肉。

安娜∶“呀┅小周┅你┅你┅”

小周∶“怎么啦?安娜姐?摸得你舒不舒服呀?”

安娜∶“不知┅不知道啦┅”

见安娜进一步放松防线,便放弃摸她的屁股肉,转而摸她两片蚌肉了!

安娜兴奋到尖叫起来∶“噢┅啊┅呀┅!好!好!好呀!小周┅”

小周开始出蛊惑了,他知道安娜想要,便马上停手,将手指从蚌肉中拔出。

安娜登时急如热锅上蚂蚁,踏蹄踏爪大叫∶“哎┅好衰┅小周你┅怎么走了!”

小周∶“安娜姐,我没走呀,我还在呀!”

安娜突然发娇嗔∶“你好坏!你的手指走了!”

小周∶“安娜姐,你那只蚌好想我只鹬入去咩?”

安娜∶“不知不知,你不准问,只准入!”

小周∶“好啦好啦,安娜姐,你要怎样就怎样啦。”于是小周又用只手指插入安娜只湿蚌内了。

安娜好象插了电一样,又扭身扭势了∶“哎┅噢┅是这样啦┅真爽┅好爽呀!”

小周∶“哗!安娜,你那只蚌那么利害,会收缩哦?哗,你那只蚌再啜吮我的手指呀!”

安娜眯上双眼,半呻吟半讲话地说∶“是呀┅我自慰时┅练出来┅”

小周∶“哗!好利害呀!啜得我手指好紧呀┅”

安娜∶“小周┅动啦┅动啦┅”

小周∶“动什么呀?”

安娜∶“手指呀,手指要动啦┅”

小周想动他的手指,不过安娜的蚌箝得很实,小周∶“哗,动不了呀,这次真是鹬蚌相争啦┅”

安娜终于放松了自己的蚌肉,让小周的手指拔出来。

小周看看自己全湿的手指,说∶“哗,好危险┅”

安娜这时已经采取主动姿态了,她不理三七二十一,用手去捞住小周那条嫩蕉。

小周本来也是兴起的,不过他故意不给安娜捞到嫩蕉,搞到安娜频频朴扑,好象小孩子朴香肠一样,十分有趣。

安娜∶“呀!小周!你竟然不听话是嘛?我要你那条┅”

小周∶“安娜姐!我不是不给你,我怕你炒我鱿鱼呀┅”

安娜姐∶“不炒不炒!你快把香蕉给我啦!我不会炒你鱿鱼啦┅”

小周故意继续躲避,安娜捉来捉去仍捉不到小周条香蕉。

小周∶“我是不是不会被炒鱿鱼了?”

安娜∶“是呀!是呀!你再不给我,我就炒!”

小周欣然答允了∶“好啦好啦!安娜姐,小弟的香蕉在此,请你慢慢品尝啦!”

安娜从极近距离,瞪大双眼细看小周那条香蕉,以其玉手轻轻抚摸,并且不断发出赞叹之声∶“啊┅呀┅好呀┅”

安娜接着便放下她的发髻,想不到安娜垂下头发之后,是另一个模样,竟然有几分娇楣!

安娜擘大口,疲狂地吮小周条香蕉。

安娜有很多那种“水”,也有很多口水,吹到小周整条阴茎都爽了。

小周未曾身经百战,自然顶不住安娜的吸吮啦,不久,他已经出“火”。

那些“火花”射在安娜姐的面上,小周觉得非常刺激、非常仔玩,他觉得自己已经征服了安娜姐。

安娜姐未得到满足,当然不肯啦∶“不行呀不行呀!小周!你这么快就射!”

小周∶“安娜姐,没办法啦,你啜我条香蕉啜到这么强劲,我顶不住嘛,只好射出来罗!”

安娜好惨∶“不行呀不行呀!我不肯呀!我要你立刻给我!要不我就炒你鱿鱼!”

小周∶“安娜姐,我不是不想用条香蕉插入你个蚌呀,不过你看我条香蕉现在都软了,怎样插进去啊?”

安娜姐∶“不怕,我立刻帮你整硬!”

小周∶“好呀,好呀,怎样整呢?”

安娜一脱就脱了自己件紧身冷衫,原来她无戴奶罩,一对巨大的圆奶破空而弹出,安娜用这对又软又林的巨奶,夹住小周那软林林的小嫩蕉搓呀搓,压呀压┅小周是后生仔,在五秒之内,他的香蕉又硬了!

安娜大喜∶“呀,好!小周你的确好利害,想不到你射精之后,五秒钟之内就可以再硬起来,真是利害!

小周∶“喂,不要讲话啦,我要插入去啦!”

安娜躺在办公台上,擘开大腿,挺起小腹,用手出力拉小周条刚硬起的嫩蕉插入自己的蚌中去!

安娜疯狂地在办公台上典来典去。

安娜的蚌又施展收缩功夫了,啜到小周条香蕉十分肉紧。

小周也不弱,由于已出了一次火,今次可以维持久一点,插了安娜肥蚌二十分钟,才再次喷“火”!

射完后,安娜十分满足地吐大气,她仍然擘大双腿,一边喘气一边要小周用手指继续抚摸她的肥蚌。

小周∶“死啦,我要去打网球,超过时间啦。”

安娜∶“不要去啦,以后每逢放工你来找我,我要你同我做爱,如果不来,我扣你的工资!”

小周∶“哗?天天来呀?怎么可以呀?不行啦!”

安娜∶“这样啦,每一、三、五啦,逢一、三、五找我,我加你人工。”

小周∶“好啊!好啊!”

以后,小周每逢星期一、三、五都要加班了!

~终~



相关推荐:

经理丽慧

[2022-10-26]

老板娘

[2022-10-26]

我和我的四个情人

[2022-10-25]

阴谋强暴秘书

[2022-10-25]

美少妇诱奸大学生

[2022-10-25]

秘书

[2022-10-25]

少女小昭

[2022-10-24]

幻梦双鱼女

[2022-10-24]